您好,欢迎进入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检测认证技术专业委员会官网! 免费注册
2021年03月03日
关注官方微信

>黄璐琦: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

黄璐琦: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

来源: 阅读: 566 次

春节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国中药协会会长黄璐琦率领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赶赴疫情严重的武汉,整建制接管武汉金银潭医院一个独立病区,截至3月30日医疗队回京,前后收治150多名患者,治愈出院率88.61%。医护人员无一人感染。

近日,黄璐琦院士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详解国家中医医疗队在武汉的诊治情况,畅谈中医药发展。

1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国中药协会会长黄璐琦。受访者供图

大年初一到武汉,队员大多有“非典”救治经验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接到需要组队赴武汉的通知?为什么选择去武汉第一线?

黄璐琦:在疫情暴发的第一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就召开了疫情防控专题会议,成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1月24日中午,院里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赴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应急医疗工作队筹备工作。大年初一(1月25日),我带领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赶赴湖北省武汉市,参与疫情防治工作。

我是主动要求前往武汉的,当时根本没时间多想。救治患者,是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责任,也是检验我们党员初心使命的时候。只有在第一线,亲自看到疫情的真实情况,发现一线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才能让中医药在抗疫中发挥更好的救治作用。我们来了,就可以与西医并肩作战,同台合作,共同构筑疫情防控的牢固防线。

新京报: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都由哪些人组成?

黄璐琦:医疗队由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的呼吸科、感染性疾病专科、ICU等相关专业的医护人员以及科研人员组成,他们大部分都参与过2003年“非典”救治,不仅能熟练运用中医诊疗技术,更有丰富的临床抢救经验。

 

为医院增加中药处方系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新京报:你们刚接手时,武汉金银潭医院是什么情况?

黄璐琦:我们首批国家中医医疗队整建制接管了金银潭医院的一个独立病区,重点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压力还是很大的。金银潭医院是一家三级传染病专科医院,缺乏中药,也没有中药处方信息系统,而且西医医院的工作理念、流程方法等与中医医院有一些差异,对中西医如何结合、中医药如何发挥作用等需要深入沟通,这为中医药参与临床救治工作带来了重重困难。在中西医并重、中西药并用的政策指导下,医疗队与金银潭医院配合协作,新增中药处方信息系统、加大药品保障,迅速投入战斗,有效发挥了中医药作用。

新京报:你们每天在金银潭医院的工作是怎样的?

黄璐琦:可以说医疗队的生活完全没规律,有时候忙到晚上两三点,有时一天甚至只睡两三个小时。自接管病区后,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医务人员与后方数据分析人员远程召开工作例会,共同依据患者临床数据分析病情,优化治疗方案,以确保临床疗效。

2
黄璐琦率领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赶赴武汉。受访者供图

 

确定“三药三方”,八成重症患者愿意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

新京报:你们在实际治疗中,配制了哪些药方?如何确定所使用的中药?

黄璐琦: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形成了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也就是“中国方案”,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三药三方”均经由专家组充分商议,与此次新冠肺炎中医病机特点及证候特征相符合,且均有临床和科研依据。

新京报:医院患者对于中医药是什么态度?

黄璐琦:很多患者开始对中医药并不是很认可,我们接管病区后,边救治、边总结、边研究,2月3日第一批8名患者治愈出院,给我们自己树立了信心,也给了患者极大鼓舞。

有一名患者的康复过程让我感触很深。我们病区26床的重症患者刚来时不了解中医,从没有用过中药治疗,入院后强烈要求使用抗生素治疗。但检查结果显示并未有细菌感染的证据,无需使用抗生素。医疗队员耐心讲解并进行心理疏导,制定了中药治疗方案,并根据患者症状、舌苔、脉象变化及时调整处方,主管医生还亲自冲调中药喂患者服用。在医护队员努力下,患者病情很快好转,对服用中药的态度也有了极大转变,主动要求医生开处中药并按时服用。患者出院后还特意制作了锦旗送给医护人员。

随着中医药在疫情救治工作中的不断深入,其临床疗效也逐渐得到肯定,越来越多患者开始接受中医药治疗。重症患者有80%愿意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90%愿意用中药进行干预,隔离的患者希望中医药早期介入。

3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受访者供图

 

推荐尽早使用中药注射剂,医护服用中药提高免疫力

新京报:中医诊疗方案是如何确定的,有什么特点?

黄璐琦:我们抵达武汉后,就组织医疗队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专家组在汉部分成员,及湖北省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医院相关人员召开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讨论会。与会专家根据巡诊、查房情况,结合当地医疗救治人员的实际经验,修订了中医诊疗方案。

新版中医诊疗方案增设医学观察期和临床治疗期的界定。对于表现为乏力、伴有胃肠不适或发热的疑似病例,设为医学观察期,推荐使用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等,减轻门诊压力。对于确诊病例,根据患者病情分为轻、中、重期及恢复期,每一期设立协定处方,使临床应用更加清晰明了,并推荐尽早使用中药注射剂,以提高免疫力、缓解症状、缩短病程。

随后,远在北京的王永炎院士、晁恩祥国医大师、薛伯寿国医大师等专家组顾问及刘景源、张洪春等专家以视频方式就新版中医诊疗方案提出意见和建议,进一步改进完善。

新京报:抗疫期间,多地医院都有自治中医药方,你怎么看待?

黄璐琦:辨证论治、因人因地因时制宜是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虽然国家层面出台了中医诊疗方案,针对患者不同分期推荐了协定处方,但也建议各地各医院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调整使用。我想各地医院自治中医药方应该就是根据各地情况、患者情况,辨证后的处方吧。

新京报:中医药在保护医护人员方面起到了哪些作用?

黄璐琦:医护人员到达武汉后,给每人发放了提高免疫力的中药汤剂。在高强度工作、巨大精神压力下,我们的医疗队员连续作战66天,无一例感染,没出现任何意外。

 

病区治愈率近9成,不担心美国人不接受中医

新京报:你说不担心美国人不接受中医,为何有这种自信?

黄璐琦:在3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湖北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就已经表示并不担心。不担心的原因,来自于信心和实践。中医和西医虽属于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对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认识角度,但是它们都会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正是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屠呦呦老师等中国科学家发现了抗疟药青蒿素,被广泛使用,为此屠老师在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也是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现在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中医针灸。为此,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首次纳入了起源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章节。

在金银潭医院的救治过程中,化湿败毒颗粒和中药注射剂也被证实具有显著的临床疗效,以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的病区为例,这个病区以收治重症患者为主。截至3月30日医疗队返回北京,病区累计收治158例,出院140人,治愈出院率88.61%。基于此,我可以很自信地说,中医终会走出国门,为世界所接受。

新京报:现在,对外捐赠物资中已经有中药,中医是否会组队出征?

黄璐琦:我们愿与各国人民并肩作战,共抗疫情,共享中医药的经验和成果。如果需要我们组队出征,我们一定责无旁贷。

4
国家中医医疗队专家根据救治情况形成的中医治疗经验,后纳入国家诊疗方案。受访者供图

 

要有中医药文化自信,寻找疗效高级别循证证据

新京报:对于网上的“中医黑”,你觉得应该如何看待?如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中医中药?

黄璐琦:让世界认识接受中医药需要一个过程,疗效是中医药的生命力,国际认可的高级别临床循证研究是必经之路。寻找中医药疗效的高级别循证证据,有利于优化临床方案,提高中医药临床救治率,更是中医药临床疗效的最有利证明,也是让中医药得到普遍认可的有效途径。为此中国中医科学院专门成立了中国中医药循证医学中心,开展中医药的临床疗效评价研究,以获得高级别的临床证据。通过这次疫情,我们一共设计申请了三项临床研究,都是严格按照现行国际通用的方法来开展的。

新京报:你觉得现在中医发展最欠缺的是什么?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黄璐琦:去年10月25日,全国中医药大会胜利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医药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我认为首先要有的是传承中医药的文化自信,充分尊重中医药的历史地位及意义,以高度文化自信传承中医药精华,把握事物本质,遵循客观规律,梳理和强化学科主体意识,实现中医药的与时俱进发展。